asdf

Rogue One官方小说枪棍组相关段落repo+渣翻

陌回:

继续搬运下之前楼里发过的官方小说片段,都是枪棍组相关的。部分段落有渣翻译……


Lofter上挺早前就有人发过类似的官小repo,我这自娱自乐之作仅供查缺补漏(捂脸


时差多年语死早,要是你们觉得读起来怪怪的,绝对不是小说的错!是翻译的错!对不起!英文电子版小说亚马逊有售。






1. 


小说里Chirrut第一次出场时的外貌描写,不知为何还特意提到他“光滑的皮肤”:



his smooth skin fought gamely against the years that infected his words. 



那个fought gamely实在翻不出那个感觉……不过我森森地怀疑这是甄子丹显嫩的原因233333




2.


Chirrut打白兵那里也特别烦人(褒义):



He was mocking them now, in a voice full of gentle mirth. "Is your foot all right?" Like a dancer, he leapt a step to the side as another stormtrooper fired his rifle. The bolt found one of the trooper's squad mates, and Chirrut only shook his head sadly. 


他现在开始挖苦他们了,用一种充满温和愉快的声调:“你的脚还好吗?” 当另一个暴风兵朝他开枪时,他像个舞者那样跃到了一旁,子弹打中了队伍里的别个士兵,Chirrut遗憾地摇了摇头。 





3. 


一直到被关进监狱之前,Baze都没怎么说过话更别提自我介绍,所以大半个章节里一直被称为Chirrut的partner。嗯,partner这个词怎么理解都可以呀hhh




4. 


Baze把飞行员从牢里放出来之后,三个人一起往楼顶跑,周围都是四处逃窜的反叛军,飞行员小哥边跑边对Baze说“你不了解这些人,他们会杀了我们的!”Baze大笑,Chirrut还帮着解释(并没有)说“原谅我朋友吧,不过要是你知道其实这么多人里他最想你死的话,你也会觉得很好笑的。”


Bohdi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5. 


跑到楼顶后他们第一次看到正被死星摧毁的杰达,Chirrut问了两次Baze“你看到了什么?”,Baze没有回答。 




6. 


Baze揽过Chirrut就跑上了飞船。 




7. 


飞行员小哥和枪棍组其实是老乡,都是杰达人,不记得电影里提到了没有…… 




8. 


在伊度的时候,下雨了,Baze回想起了杰达的雨水闻起来和这不同,想着自己很快就要忘记杰达的雨的味道了…… 




9. 


经典的“I don't need luck, I have you”之后,有一句描写我很喜欢:



没再看一眼机舱*,他跟着他的兄弟走进了一个全然陌生世界的风暴里。


Without a glance at the cabin, he followed his brother into the storm of an alien world. 



*感谢_cherish指出错误




10. 



在爬山的时候,Baze允许Chirrut在前带路,但他也经常把Chirrut推到一旁,自己去试踩某些晃动的狭窄岩石,或者寻找不那么陡峭的蛇形小路。可是Chirrut一直坚持着“更高”,直到他们站在了顶峰,俯视着下方的山道和研究机构。 


“你说我们是在跟着Jyn的,”Baze低吼道。 


“你为什么非要从字面理解呢?”Chirrut戏谑地笑道,几乎有点得意洋洋了。 



↑老夫老夫简直没眼看 




11. 



Cassian带着一种新生的赞赏之情看向Chirrut的光弩,“你用那个打下来一个TIE飞行器?” 


“别夸他,”Baze低声吼道,带着点呼吸不均,“他没打中你是你运气好。” 



↑老夫老夫简直没眼看 




12.


刚到反叛军基地的时候,男女主去参加会议了,枪棍组和飞行员被反叛军带去例行问话了。Baze一开始发怒了,但是Chirrut说来反叛军家做客要表现出适当的礼貌hhhh




13.


男女主眼中的其他人 :


在伊度的时候,小说有描写到Cassian看着面前的人们:狂信者,疯女人,叛逃者,还有K2,他想着他唯一一个信任的是那个帝国机器人。 


在叛军基地,Jyn看着眼前的人:盲人,杀手,胆小鬼。 


(怎么感觉都不是什么好词哈哈哈哈 )




14.



Baze Malbus既不认识也不信任他身边的这群反叛军士兵。他不看重他们的忠诚。他不能依靠他们的技术。他会在他们身旁战斗,是因为Jyn Erso把他们纳入了她自己的革命——不是反叛军的革命,而是当复生无望,那个从圣城的灰烬中诞生的,将带去审判的革命。 


他信任Jyn的怒火和她的意志。从很大一个程度上来说——尽管他痛恨承认这点——他信任Jyn是因为Chirrut Imwu。对于那些Chirrut信任的人,Baze总能找到理由去信任他们。 


这样的生活更加简单。就算是Baze也会觉得无尽的提防让人疲惫。 





15.



士兵们同时涌出了停机坪。Baze举着他的枪跟随在Chirrut的影子中,让这个盲人挥扫着手杖决定他们的前进步调。他们跟着反叛军一起离开了停机坪,进入了被宽叶树木密布的丛林,以此避开暴风兵和战斗机的视野。 





16.



一个反叛军中的观察员退到Baze身边:“他能跟上点么?”他轻声问道,朝Chirrut的方向点了点头。 


Baze嗤之以鼻,头也没回,“等你能把自己的足迹藏好,他就能跟上了。”他随手指向地上的白沙和Chirrut的脚的方向。每当Chirrut的手杖点在地上时,他向两边挑起沙子来盖住前面士兵留下的脚印,就算还有什么遗留的印记,也都被他拖在脚边的袍子打散了。 


“他能听见你说话。”Chirrut猛地开口道。 


观察员匆匆地点了下头,向Chirrut留一下一句短促而悔恨的“抱歉,长官!”,转身跑回了前沿。Baze注意到这次他记得遮盖上了自己的脚印。 


“至少他没问你是不是个绝地,”Baze喃喃,而Chirrut又开始吟诵。愿原力与你同在。 



(啧啧竟敢怀疑某人的战斗力) 




17. 


(反派军打算用爆破吸引注意力,给Baze发炸弹的时候Baze拒绝了) 



“怎么,爆破任务配不上你俩?”Melshi看向Baze和Chirrut,他的语调轻快却带有一点迷惑。 


“总要有人保证你的士兵还活着,”Baze露齿一笑。 


Melshi看上不为所动。“那…”Baze拍了下Chirrut。 


Chirrut的嘴唇还在动着,当他结束了吟诵(原力与我同在,我与原力同在),这位圣殿守卫者大步跟上了一组叛军小队。“我们不会花太久的,”Chirrut说,回头用他无光的眼睛扫了眼Melshi。 


当Chirrut跟随着叛军士兵,Baze跟随着Chirrut。在一起,他们开始狩猎。 





18.



他们在和谐中狩猎,Chirrut一直徘徊在反叛军附近,Baze则一直徘徊在Chirrut附近。Baze并不把自己的攻击目标限制在那些可能会发现盲僧的人身上,但他总关注着Chirrut周围。就算原力会辜负Chirrut,Baze也绝不会。 



(啊啊啊啊啊给Baze爸爸跪了) 




19.



他一直保持着移动,直到猛地一瞬间,他意识到他有一阵子没看见Chirrut了。 


他咒骂了一声,转身,朝某个试图攻击在树丛下匍匐前进的反叛军的暴风军开了一枪。如果他现在大喊着寻找那个盲僧的话,一打的枪都会指向他的方向。但是如果他失去了Chirrut…… 


烟到处都是。树木在爆能枪的攻击下燃烧。Baze大步往来时的路走去,集中注意力,缩小他的视野,就好像他想用纯粹的专注来看透烟雾。 


“Baze!Baze!” 


他在看见Chirrut之前先听见了他。盲僧的袍子上沾满了灰和土,一脸紧张,但他看上去没有受伤。Baze感到一股怒气,与其同时也感到了一阵安心。 


“什么?”他喊道,“怎么了?” 


“跑,”Chirrut说,“快跑!” 


话音未落,Chirrut抓着Baze的手臂就往海岸边跑去,Baze的注意力再一次扩张开去。 



(Baze的保护欲已经爆炸了)






前方沙滩便当,大量刀片出没请注意。


(全部都是原文渣翻,我就不用引用符了……)




1.


但是在Baze开火前,Chirrut从掩体中站起身来,走进了阳光下。


Chirrut Imwe感受到陌生星球在他皮肤上留下的温度,感受到海风拂过他的袍子。他的手杖戳进了紧实的沙地里。在火焰和死亡的气息之下,他闻到了丛林鲜花的香气和泥土中甲虫的腥味。在爆能枪子弹的炸裂声下,他听到了某种他从未遇到过的野兽的尖锐叫声。在这一片杂音之中,他加入了自己的声音:


“我与原力同在,原力与我同在。”


不论Chirrut在他的人生成为了怎样的人——没有了圣殿,他无法真正地成为一个圣殿守卫;没有了快乐和轻浮,他无法成为一个同辈中的小丑或开心果;没有了圣城,他无法成为一个他爱的世界的保护者——可是不论如何,他始终都不是一个天生的战士,而至今所发生的一切都在侵蚀他的灵魂。尽管Baze,他的兄弟和守护者,以强烈的决意接受了新的身份,Chirrut之所以去战斗去奔跑去杀戮,只是因为战斗奔跑和杀戮是必要的。


然而它们现在再也不必要了。他感到很开心。


“我和原力同在,”他再次开口,“原力与我同在。”这些话语在他心中回响。我与原力同在,原力与我同在。


Baze在掩体后大喊他的名字。Chirrut没有停下。




2.


“Chirrut!”Baze喊着,“回来!”


Baze听上去惊恐万分。Chirrut不觉得恐惧。在他从掩体后走出之前的短短一瞬,他曾对自己的选择产生过疑问:他要如何分辨究竟真的是原力,还是他自己的意志、他的自我,促使他产生行动的呢?但是现在他心中已再无迷茫。原力通过最简单的方式展示了它自己,而它所向他要求的只是继续前进。


我与原力同在,原力与我同在。




3.(推了开关之后)


他轻轻地笑了一下,想起了Bodhi,那个在帝国制服之下依旧闻起来像杰达的奇怪飞行员。




4. 


他只听到了一声像是把世界撕裂了的响雷。他被向前推去,感到疼痛窜过每根骨头和每个陈年旧伤。不知为何,当他摔在地上并向一旁滚去时,他知道Baze又开始大喊他的名字了。


他找不到他的手杖。除了手臂沉甸甸的重量和颤抖,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手。但是,残存的zama-shiwo(个人理解是类似某种禅境)十分善于控制疼痛,尽管Chirrut在流血,他并不觉得痛苦。暴力给他自身带来的伤害,并不如他对旁人施加暴力所带来的更让他困扰。


当然,他快死了。


他感觉到Baze沉重又熟悉的踏步从地面传来,闻到了他兄弟靠近时身上的汗水味。他想说,“Baze!我的眼睛!我眼睛看不见了!”但是比起幽默,Baze Malbus一直都更需要安慰。


“Chirrut,”Baze喃喃,“别走。别走。我在这……”


他短短疑惑了下Baze到底是怎么穿过整个战场来到他身边的,但是当然了,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原力让他们重聚了。


Baze长满老茧的手摩挲着Chirrut的手背,“没事的,”Chirrut说道,“没事的。寻找原力你就会找到我。”


他试着去微笑,但他不确定他是否还可以做到。


(我暴风哭泣,这个小混蛋死前还想着要开瞎子玩笑)






5.


Baze Malbus环抱着最后一个真正的Whills守卫者,响应了Chirrut临终前的话。“原力与我同在,”Baze说道,“我与原力同在。”


远处升起一丛爆炸,在停机坪那有什么烧了起来。很大可能,Bodhi Rook也死去了。


在传出讯息前就死去了?浪费了Chirrut的牺牲而死去了?


又一次地,帝国从Baze那偷去了意义。如果不是为了他正抱着的人,他可能已经开始尖叫了。


“原力与我同在,”他重复着,“我与原力同在。”


他相信这些话吗?答案重要吗?它到底重要过吗?


(Did he believe the words? Did it matter? Had it ever mattered?)




6.


暴风兵的动作看起来无止尽似的缓慢——就像时间也成为了Baze的刑官,誓要让他在一瞬之间体味到一生的痛苦。


他念起了那些话语,从中得到不是安慰,而是信仰,或者说是有关信仰的记忆,就像是那些话成为了打开他心中早已被遗忘的年轻时信念的钥匙。解锁的回忆激烈地纠缠着他,他再次理解了原力存在于每次呼吸和行动中的意义,理解了这些年被他抛弃的一切。他看见了当年作为圣殿守卫的自己和如今的自己之间的鸿沟,在心中为两者同时哀戚。他温柔地放下了Chirrut的身体,举起了枪,瞄准了一个正准备射击的士兵;他朝那士兵的胸口发射了一个爆能球,让那人摔落在沙土之中。当小队的其他人开始向他齐射时,Baze紧握扳机不放,他的能源箱发出尖锐的响声,他的武器在手中翻腾颤抖。他交替着快速爆发和倾泻火力,漫无目标的扫射和精准的射杀。他走向那些夺走了他的过去,他的家,他的朋友,他的希望,他的信仰的男人和女人们。但是他从不走得离Chirrut太远。


他已经无处可去了。他绝不会离开Chirrut。




7.


他的躯体覆满了烟尘和汗水,散发出烧焦的头发的异味。他欢迎这个噩梦,射出一发接着一发狂怒的子弹,直到他真的杀死了成百或上千的暴风兵*。


但这不够。这永远也不会足够弥补失去Chirrut,或者他丢失的那些岁月。


Baze看见一个濒死的士兵摸出一个手雷扔向他的方向。它堪堪落在了目标不远前,但是Baze已经连移动都很困难,更别提跑去寻找掩护了。他猛地扭过身,转过脖子去看Chirrut最后一眼。


之前,当死亡以Walker的形式向他压来,他回之以蔑视。现在,他视之以悲伤。


没有恐惧。


Baze Malbus在疼痛中死去,但那并没有持续很久。




*这句感觉翻译的不对



Flesh &Bones

啊题目瞎起的
题目: Flesh &Bones 血肉之躯
分级:超级清水,差不多友谊向
配对: Spock/McCoy斜线不代表攻受
注意:小学生文笔,可能会ooc
ps:无beta,所有错误都是我的。
另外这是第一次正式写spones,而且这个梗好像有人写过了。但是依然忍不住自己写一次,,如果不小心有雷同的地方请千万告诉我
写的不好千万麻烦轻拍


… … … …
麦考伊上将最终不过还是没有撑到第六艘以进取号为名的飞船起飞,在Enterprise-E进行最后一次试飞结束时,星联指挥部就接到了他逝世的消息。
在他的最后几个月中,伦纳德麦考伊一直在医疗部最好的所属医院中。开始,他还偶尔由护工用轮椅推着到花园散步,但是到后面的几个星期,他能做的不过是躺在白色的床上,回忆过去的一个多世纪。
斯波克去看过他好几次,在那简洁的装修风格的病房中,那儿的床,天花板,和窗框都是白色的,阳光从浅色窗帘照进来,简单而温暖。
尽管不愿意承认,斯波克大使内心很清楚,的确星联的医生都努力地延长这位传奇的生命,但这其实是一间临终关怀病房,他的老朋友,曾经的同事,是注定看不到146岁生日蛋糕的。
他本希望尽自己可能陪着麦考伊,无论他究竟会不会想曾经多次做到的那样创造奇迹,他真的希望,哪怕只是坐在床边,在麦考伊清醒的时候和他说说话,在昏睡时端详他的脸或盯着那些生命指数。瓦肯人是很有耐心的种族,他已经这样做了很多个月。
"说真的,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看的,为什么你不回去看看自己的呢,镜子里会有一个哥布林看着你"上将一次说过
"不要自作多情了,医生。我并不完全是在看你"斯波克转过头看向窗外,花园里有几个孩子正绕着喷泉追逐,他们旺盛的生命力会让他们很快离开医院。
"那你在看什么呢,斯波克"麦考伊看着斯波克,漫不经心地问
"窗外的植物,你的生命指数,,,以及你"斯波克依旧没有转回头。
老骨头笑了,他想起几十年前那个穿着蓝色制服的瓦肯人,那时斯波克绝不会这样轻易地承认,他们会为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争论半个小时,并最终以"我看不出继续此话题的必要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有工作要做。日安,医生"为结尾。 麦考伊不知道这种日子还有多少剩给自己,但他当然不会因此错过其中的乐趣。



尽管星联在过去的两三百年中是有了不少成绩,但在人情味方面,他们甚至不如瓦肯人,自从时管局出现后,麦考伊不止一次质疑过星联是怎么凭借指挥部的中学智商中班情商存活到29世纪的。
"容我提示,医生,你如今也是星联指挥部的一员"斯波克一次对他说,但医生不置可否。
总之当星联的上将们要求斯波克大使再次出使罗姆兰的时候,斯波克有一刹那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联邦的统治下工作了一百多年。 "据我所知,罗姆兰并不是星联一员,他们的自然灾害或宗教信仰也不是联邦事务之一?"他的确尽力掩盖自己的不满了,他不能保证自己下一步会做些什么。 "但当他们影响到我们的飞船和公民安全或请求援助的时候,这就是了。请您一定相信,如果不是紧急事务,而罗姆兰方面钦点您出席,我们断不会请您来,斯波克大使"。 他对情感的控制大不如几十年前那样严苛,他一定是有意无意地向那中尉投了一记眼刀,才让那人退回两步,收起的脸上理直气壮。"斯波克大使,联邦还要请您务必以大局为重,您去过罗姆兰,在舰队服过役,相信此次任务的重要性我们不必再向您多言"一位上了年纪的上将慢条斯理道。 斯波克大使,此刻正死死地盯着眼前这谢顶,肥胖,低于平均身高的人类上将(1)。他确定自己可以用很多很多种方法灭掉这个人的全部骄傲,也有很多种办法可以拒绝这项指派,但作为瓦肯人——正如他坚持了多年的那样——瓦肯人服从逻辑和命令,更不用说作为Surak,T'pau,Sarek的后人,他第一次厌倦压在自己背上的所有身份。 他宁愿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那些显赫的祖先,也不是瓦肯和联邦的大使。


"去吧"麦考伊上将说,"你在这也不会有什么用"他的声音虽然苍老,但依旧轻快,一如数十年前的企业号总医官"我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不愿意去,医生,是因为有关罗姆兰的任何事,严格来说都与我无关,而且我也厌倦了和当局周旋"这并不是完全的谎话,但也不完全符合逻辑
"是吗,哥布林"
"。。是的" 斯波克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些烫,他的耳朵尖在发烧,但他的手很冰冷,这个瓦肯在害怕
"我会等着你的。你还要陪我去看进取号E下水呢记得吗,放心去吧不用担心"医生轻轻握住瓦肯的手腕,不管怎么嘲笑这个对方,他一直尊重着每一个奇怪的瓦肯风俗
"再一次,医生,我不仅是因为你所以。。"斯波克没有对医生的行为做任何评论,但在逻辑的自尊,以及和老骨头争论的习惯驱使下,斯波克说着
"过来,斯波克"老骨头打断了他的话 斯波克大使俯身过去。老骨头抬起头,在他的额头落下一个吻。 那个吻很轻,但很庄重,献出和接受它的人都见过了太多,这没有理由是一个轻佻的吻。 "去吧。"医生再一次说。


罗姆兰母星的政府几乎瘫痪了,政党之间的阴谋和勾心斗角从来没有过如此光明正大,与先进的科技和四处泛滥的政治斗争形成鲜明对比,中下层的罗姆兰科学家和民众不得不在日渐增多的自然灾害中谋划自己的出路,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是议会的还是Tal Shiar的,大家都知道的是,罗姆兰母星不会是他们的了。 议会的人对联邦态度友好了很多,正如多年前的克林贡一样,也是在母星面临崩溃时向联邦放下了过分的民族自尊,寻求帮助。 在斯波克与政府方面无数次公开和私人交涉后(其中包括三次威胁信和一次暗杀),一个计划终于被提上日程,尽管还需要多年实验,但红物质的确成了虽然渺茫却实实在在的希望。 红物质通过模拟实验后,议会举办了一个小的庆功典礼。会上斯波克大使讲了一段平淡无奇的致辞,正如他应该做的那样,他举起蓝色 罗姆兰麦酒,庆祝这个阶段性成功。他的确担心这片土地并为它和它的子民牵挂,但罗姆兰还大可以坚持十几年。同一天下午,他就可以回到联邦领土,剩下的事他大不必担心了
当穿梭机驶出罗姆兰领空,他的padd发出了一连串的消息提示音。果然,Tal Shiar的人拦截了他的信息。就是这时,他看到了莱昂纳德·麦考伊上将去世的消息。
他终于赶上了医生的葬礼,仪式很简单,按照麦考伊生前遗愿,他的骨灰被撒入佐治亚的河流并进入大西洋(2)。
医生生前并没有很多朋友,就连他 的女儿Joanna也在二十年前去世,于是在星联指挥部的建议下,斯波克撒下了他的老朋友在世界上最后一丝联系 水面上的波浪很快带走了mccoy,正如它带走秋天的落叶和一颗颗尘埃。
斯波克将手举在风中,从他手中吹走他想说而没说出口的每一句话,想做而没来得及做的每一件事,一切都太晚了。他明明有一个世纪去做这些,他却还是没有抓住机会 他想起小时候那只Sehlat死时,Selek和父亲将他从那只动物身边带开,他的手离开Sehlat的长毛时的触感
或许在医生死时陪在他身边本身就是一种奢望,斯波克想。他们这些人,命该在舰桥上相遇,在星辰间重逢。 从在舰队服役那天起,他就被告知他可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阴谋和遗憾,在这其中追求善始善终,本身就是幼稚而不和逻辑的念头
结果他现在得到了什么呢 你说过要等我回来的。 你说过要去看第六艘企业号升空 人类,总是这样不符合逻辑的生物。。
他曾是麦考伊的同事,朋友。。
他们曾经站在科克舰长左右,游走在前人未至的宇宙洪荒 他曾经把自己的katra放在那人的大脑,那时mccoy是他,他是mccoy
Leonard Horatio McCoy,医生, bones,上将,Len...那个在他身边超过一个世纪的人,那个无数次将他从死亡线上甚至线后拉回来的人,那个充当他的人性和良知的人。。
他的t'hy'la...



斯波克大使独自驾驶着他的飞船,投下红物质,他模拟过这个动作很多很多遍,这是唯一一次出现错误的,变量太多了。谁知道为什么要 派一个一百多岁的瓦肯老人来执行这样危险的任务,但其中一定少不了议会右派成员从中作梗,政府和情报组织早已迁离,留下的只剩下几千底层民众,作为用来进犯联邦和瓦肯的棋子,不得不说政府下了一手好棋。斯波克清楚这一点,但依然感到这可能是他一生最失败的任务,到头来他没有拯救罗姆兰,也没有留住医生。他每一步都走得冷静,符合逻辑,他没让情感掌控他的行动,但正如他以前和科克舰长下的棋,对方从不按常理落子,但还是经常能赢了棋局
他引以为傲的逻辑,回报给他都是什么呢



飞船的系统损坏太严重了,斯波克无法确定当前的年代和宇宙格局。这都没有关系,他在原来的宇宙并没有太多留恋,也习惯了从熟悉的一切中抽身离去。 直到年轻的科克舰长出现在他面前。
James T Kirk.
Excuse me



斯波克大使决定去新瓦肯,他拥有二十四世纪的知识和阅历,他会是很有用的帮助。
"呃,斯波克大使" 他回身,是科克舰长在叫他,对方 还很年轻,几乎可以说是年少,看起来还是学员的样子。
"派克将军建议您在这里做完一个体检再走,毕竟织女四的环境和长距离飞行对您一定造成了些许影响。。"科克说话很有礼貌,明显经过了仔细的措辞,虽然目前几乎没有任何经验,但他会成为一个好舰长的。
"这是可以接受的"斯波克大使说,不知为什么,他对这个进取号和它的船员感到一丝陌生,和他印象中有许多不同,走廊上来来往往着不一样的种族和船员,他不能指望平行宇宙和自己经历的一模一样。况且,这些对他都是一个世纪前的记 忆,恍如隔世。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艘船原来的总医官普里医生牺牲了,恐怕我们只能让目前的替补医生。。"虽然他现在是舰长了,但在和别人交流沟通上,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有一部分原因大概是他正面对一位和自己大副一模一样的来自另一宇宙的大使。
"没有关系,我怎么称呼这位替补医官"
"呃麦考伊医生。。伦纳德麦考伊。。"科克有点结巴,他见过一些大场面,但是和斯波克大使他还是觉得有些紧张。
斯波克怔住了"麦考伊医生?"
科克几乎紧张到了手忙脚乱的地步"大使我向你保证虽然他现在只是替补,但,但我以后会让他成为我的CMO的,他是很有经验的医生。。" 科克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看在瓦肯人的眼神下咽下了剩下的话,有一刹那他似乎看到了对方眼神中不属于瓦肯的情绪。
斯波克大使的声音像佐治亚河水水面上的波浪一样平静:"Bones?"
年轻舰长的声音终于不再颤抖,他笑了"是的,bones."

"在你开口之前,小子,我今天过得很糟心,你最好没有把自己再陷 入和什么尖耳朵的麻烦中"麦考伊医生明显以为进入医疗湾的只有吉姆 科克,当他从生物床前转身,却正好对上斯波克大使的目光。
"咳咳。。老骨头,这是斯波克大使;大使,这是麦考伊医生"这是一个极其尴尬的介绍。
"Ambassador"医生过滤了自己刚才的失礼,犹豫了一下没有伸出手。
苏拉克在上,他多么想念这个人! 但该死的因为苏拉克在上,他只是用一个温和一点的表情说,"你好,医生"

斯波克大使终究是瓦肯-人类混血 ,他在bendi综合症折磨下没有坚持很长时间,但足够看到瓦肯星重建后的样子了。他告诉瓦肯议会,让他们把自己的遗物交给这个宇宙的自己。他本来还写了一封信,关于那些他错过的人,那些未曾出口的话,但最终没有交付出去。
他想起麦考伊上将曾经对他的嘲讽"一般的瓦肯人在你这个年龄看着要比你好多了" 他当时毫不客气的回敬道"而一般的人类在你这个年龄早已入土为安了"那时进取号D刚刚升空,一切看着都还有挽回的余地,虽然他们的朋友一个个离开,而他们也习惯了面对生死。
可惜我们不再是进取号上的医官和大副了,可惜我们不再年轻,那些没有说出的话也不再有机会说给他听了。当时不过是一张纸的距离,现在却成了相差时空生死的差距
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在麦考伊额头上也给他一个吻,哪怕那只是礼貌性的回答。他也没有正式地碰过对方的手,哪怕只是一个握手。
留下的这个宇宙,留下的关于终极逻辑的问题,恐怕还需要他们自己去解答



"Bones!我们接到他了吗!"舰长的声音在通讯器里喊道
"放心吧,你的哥布林大地精已经 上来了"是医官的声音
斯波克身体的分子分解,又在进取号的传送室重组,医生正在操作台等他
"Doctor"斯波克向对方点头致意,这是一次很惊险的登陆任务,即使是瓦肯人也会同意回到进取号是很令人愉快的
"Spock"医官同样回他一个点头,嘴角的笑容真诚而熟悉。


…………………………FIN ……………………………

(1)呃避免误会这里我是照着帕里斯上将(汤姆帕里斯他爹)写的,,不是皮卡德2333
(2)嗯这里是想表达一下对DeK爷爷的怀念。。我知道DeK爷爷骨灰是撒在了太平洋,,但是似乎从佐治亚只能进大西洋。。

第一个叛逃至联邦的罗姆兰人。。romulans从来都不是反派,,

哔哟biubiu:

戳中我的

hautani paikka:

TNG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因为这是唯一一部我竟然没吃任何CP【除了官配】而疯狂的写全员向的剧。我想了想应该是因为,作为一个选择恐惧症患者,我一直徘徊在舰长/大副、大副/顾问、舰长/二副、轮机长/二副、舰长/医生、舰长/Q还有最莫名其妙的worf/顾问这么些乱七八糟的CP组合中,完全没法决定站哪对,于是干脆就站全员【笑哭】

最近在探究虐点

皮卡德还可以和呆塔站西皮。。?
都虐。

hautani paikka:

就想问一下,你们觉得是Data【你看着我为你而死】式结局虐还是宇宙夫夫【我独自死在遥远的星系很多年后你来为我收尸把我带回地球】式结局虐?

IDIC:

喜欢这个总结!


卡尔梅勒:

论Spock为什么是所有宇宙最棒的男朋友



1.超级忠诚,超级体贴,超级护短。

“舰长非常清楚联邦条款。”

“我对舰桥上的那个人有责任。”


2.充满了“我心中的爱非常火热我不够瓦肯我好羞愧”和“我竟然不能对我爱的人表达爱我好抱歉我好痛苦”的矛盾。

简直让人想直接扑倒。


3.一般不笑。

调戏之!


4.不笑,但总是通过挑眉、抿嘴、歪头等一系列动作卖萌。


5.“为什么结果与我的逻辑分析不符呢?”真的很疑惑诶。死理性派的萌点。

所以说你真的很不逻辑啦!计算的时候应该把“对方并不是逻辑生物”的因素考虑进入嘛。


6.冷静,淡定,逻辑,强大。

舰长表示虽然我自己已经做好了决定但是要问问你才有安全感啊。


7.充满了对科学无时无地永无止尽的好奇心和探索欲。

fascinating和interesting是对未知危险的最佳回答。


8.非常的固执。

“运用非逻辑手段在当时看来是符合逻辑的。”


9.非常的坦诚。

“逻辑仅是认识开始,而非一切。”

“我是并将永远是你的朋友,jim。”

超辣。


10.非常的狡猾。

“瓦肯人不说谎。”

(“因为我还有一半是人类嘛。”)

11.隐形毛绒控。

tribble和猫真好摸fufufu


12.琴弹得好。还会唱歌。


13.有一双尖耳朵。


14.人形电脑。全能理工男。


15.瓦肯神经掐。优雅高效必杀技。


16.mind meld!

不管是跟人,跟动物,还是跟精神体/能量体。

当然在某些事情的时候更好用咯。


17.身体构造和人类不同,三倍智力体力blahblah。机能和结构都不一样,成功避免了许多奇怪的感染。

瓦肯人真好用……


18.pon farr.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不错。


19.绿血。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很性感。


20.齐刘海。


21.meditation.

禁欲,异域,独立。


22.牺牲精神。

经常一声不吭去送死。

虽然并不是什么好事。


23.用手指接吻。

比用嘴唇更羞耻诶。


24.katra可以寄存。可以复活。


25.寿命长。
也许也不算什么好事。


26.吐槽役。
“为什么我要诱导我妈去卖假货?”
“啊,我想起来了,你们人类的确此类情感需求。”



27.舰长特异性识别功能。
永远都不会认错你噢。



28.因为舰长,越来越懂得欣赏人类的特质,最终了解了非逻辑的美妙,建立了自己的而非瓦肯的哲学。

29.舰长有危险时,行动力爆表,用不着你期待就会排除万难出现在你面前。
根本不需要白马。


30.舰长有难,任何“原则”都是浮云。就算前些时候还在跟舰长为这些原则争论。